“好!”
    杨辰道一声好,亲自扶起徐廉。
    “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,七日之内,徐爱卿给朕拟一份名单,不论出身,只要是有过人之处,清正廉明,不怕得罪人的,都给朕提上来,朕都要重用!”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徐廉看着杨辰,眼眶微湿。
    这份信任,这从未有过的重视,让他突然感觉难以招架,心中暖流激荡。
    他敢公然指出皇帝的不当之处,敢为百官之不敢为,为了心中所想,他可以视死如归。
    但面对杨辰的信任,他却突然有些慌了神,反倒显得局促了起来。
    “陛下如此信任,臣定竭尽所能,鞠躬尽瘁!”
    “好,朕要的就是你这句话!”杨辰拍了拍徐廉肩膀,转身向龙案走去。
    “朕再送你一副字,日后你巡视天下各州,持这幅字,犹如朕亲临!”
    杨辰说着。
    一旁的梅澜梓赶紧布置,从龙案上,已经装裱整齐的一摞圣旨卷轴,抽出一卷。
    工工整整的铺平在龙案上。
    他动作麻利,等杨辰走到龙案前,圣旨、笔墨都已经准备好了。
    杨辰提笔,大开大合。
    两行字,一气呵成。
    杨辰落笔后,梅澜梓在一旁大声赞叹:“陛下书法造诣堪称当世一绝啊!奴婢在这幅字中,看到了披靡天下的气势!”
    徐廉不禁咧嘴,强忍住开口驳斥的冲动。
    杨辰的字,刚才他已经领教了。
    别说什么书法造诣了,能勉强看出写的是什么字,就不容易了……
    “来,徐爱卿这幅字送你!”杨辰笑道,“所到之处,凡是与新政推行有关,凡是遇到阻碍,你可皆可便宜行事!”
    徐廉回过神来,上前几步。
    接过卷轴,领旨谢恩。
    这幅字别管它多丑,但它的意义却是极其重大的,这就相当于尚方宝剑,皇帝亲笔,一句便宜行事,更是赋予了它莫大的权威。
    接过卷轴,徐廉眼眸微动,看了眼杨辰给他写了什么。
    只一眼,他瞳孔剧烈收缩。
    再挪不开眼睛。
    原本以为,杨辰只是写下些旨意的内容,诸如委以重任,代天巡视,可便宜行事云云。
    但那并非如此。
    这张圣旨卷轴上,写了四句话。
    正是这四句话,让徐廉整个人怔在原地。
    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!”
    低声念了一遍圣旨上的四句话。
    徐廉整个人头皮一麻,只觉得胸中热血几乎沸腾,要涌出胸腔,倾洒而出。
    短短四句话,道尽了他心中所想。
    这般壮志,正是他毕生所求!
    陛下懂我!
    扑通!
    徐廉跪拜在地,对杨辰深深叩首。
    士为知己者死!
    君臣二人的心,迅速拉近。
    杨辰趁热打铁,与徐廉共同探讨新政细节。
    虽然杨辰在制度的宏观层面上,要高出这个世界太多,但因地制宜,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把政策落地实施等等诸多细节,却是少不了徐廉这样土生土长的人才。
    中午,杨辰留徐廉一同共用午膳。
    饭桌上。
    徐廉又提出心中的隐忧。
    “陛下,新政利国利民,但唯独是在贵族、官绅身上放血,新政的推行过程,必然免不了流血牺牲。”
    “如今天下初定,我朝经历连番大战,百废待兴,若是操之过急,唯恐天下再起纷乱,所以臣想,是不是可以把这新政简化一些,手段再怀柔一些?”
    杨辰咀嚼着嘴里的羊肉,“你是担心天下的贵族联合到一起反抗朕?”
    “不只他们,朝堂上的大臣也难免会起别的心思。”徐廉实话实说,“陛下新政与民有利,与国有利,对于天下百姓,您是圣君,但对贵族、官员来讲,您就是暴君。”
    “这天下,百姓虽多,但却是愚昧无知,纵观史书,起义多始于农,但最后掌权的,又有哪个不是受地主豪强拥护呢?”
    “徐爱卿说的不无道理。”杨辰点头。
    徐廉心底松了口气,杨辰听劝就好。
    他不怕得罪人,更不怕死,怕的是操之过急,导致这功在千秋的新政没办法顺利推行,天下贵族、朝廷官员全都反了杨辰,那他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。
    他心底这口气还没松完。
    杨辰后面的话,让他整颗心又悬了起来。
    “不过,哪个敢有异心,朕直接灭了就是!”
    徐廉感受到杨辰的杀气,赶紧劝道。
    “陛下,堵不如疏啊。”
    “即便刀再锋利,砍多了也会钝啊。”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杨辰低笑,眼神中透着强大自信,“朕用的可不是刀,是天意!”
    徐廉怔了怔,还要再劝。
    “徐爱卿别慌。”杨辰笑道,“吃完饭,朕带你去个地方,你就明白了。”
    午膳后。
    杨辰带着徐廉出了皇宫,秘密来到百业院,一路七扭八拐,穿过多道暗门。
    徐廉跟着杨辰在地下走了许久,便开始爬坡。
    直到徐廉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之后。
    眼前豁然开朗。
    出了暗道。
    这才察觉,这里竟然是一处山涧。
    而此时,已是黄昏。
    顺着山涧继续前行。
    夜幕降临之时,进入一个巨大的山谷。
    看到山谷中忙碌的工匠,徐廉目瞪口呆。
    “这里是朕的兵工厂。”杨辰给徐廉介绍,“你不是说想不明白,朕为什么能这么快攻破天门关,灭了大燕、西凉两国吗?”
    “一会你看了朕的武器,你就明白了。”
    这时,易容成百业院监院使的成大器赶来。
    “臣参见陛下。”
    “免礼,给徐爱卿,看看咱们大唐的新武器。”
    “是!”
    不多时。
    “轰隆隆——”
    好似天崩的爆炸声,接连响起,地面震颤。
    待黑烟散去。
    徐廉看着那被炸的没了半截的山峰,整个人呆愣愣的杵在原地,直接傻眼。
    这时,他明白了。
    明白为什么杨辰可以这么快,灭了梁、魏、北域、大燕、西凉,完成中原王朝千年来,不曾完成的壮举。
    也明白杨辰那句‘朕用的不是刀,是天意’,到底是什么意思了。
    这种手段,已经完全超过了他对人的认知。
    这顷刻间可将一处山峰炸平的手段,与神明何异?

章节目录

杨辰穿越大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杨辰江清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辰江清彦并收藏杨辰穿越大唐最新章节